柯西的裤子

极北净土(hyperborea)的埃尔文(Erwin)。

日(bei)常(po)学习物理打卡。

话说在查旋度的物理意义时搜了一下知乎,发现得赞数最高的是一位数学系大佬,他的评论区里大家纷纷表示“当时是数学上先学的这个,由于从数学上不太好理解大家都一脸懵逼(说起来好像正经的高数书就没几本好理解的【跪),过两周大物也讲了这个瞬间一阵轻松……”

嘛,虽然我一直很推崇数学表达,但物理理解应该还是放在认识的第一步吧。可能前者相较后者不那么精准,但直观也是坠吼的!

说起来,应该也是在理论有了一定进展以后再进行怀疑论上的讨论吧,因为一开始理论什么的全部没有,怀疑论所推出的一些结果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赛艇赛艇。

Physics♀ · Lily!
外貌设定是红发蓝瞳的少女!
手上其实是网球拍,因为今天正好学了张量【好像并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x
我不应该学了一点线代就以为自己懂得矩阵和四维张量的……太tm难了【泣  
向物理势力低头……

一个跟风?

柯西:智慧的凝视。

【短篇】你将向何处去


出处:给西瓜的G文。可能是最小白的那个。

背景设定:1958年国际数学家大会。

时间调整:将Dyson说的话时间调到1958年会议以前。

隐藏cp倾向:物理×数学

其他:应该没有玩梗,最多有一些小小的借代。关于往届国际数学家大会的论文集可以在相关网站上查询并下载,有包括但不限于英语的语言障碍,各位有志于学术的大佬可以尽情欣赏。

以下正文:





“先生,请出示您的证件。”

物理掏出一张塞在潮湿外套里的毛边纸片,任由那个工作人员皱着眉头上上下下打量他——这委实不能归罪于对方,他闻起来就是副酒鬼和落汤鸡兼而有之的模样。

这是第十三届国际数学家大会开幕的第三天,如果除去1900年那次,也是物理头回踏入这个数学的最高殿堂。但跟踪苏联数学家的行为让他像是领子上烙着三个火烫漆红的字母般烧灼得不自在,所幸他们今天全体出席,所幸他不必再委屈自己,去做那个可怜巴巴的袖珍窃听器。

他来得有些晚了。承蒙盛行西风的关照,八月的爱丁堡闷热至极。他手上的长柄黑伞还滴滴答答地淌着水,很快在伞尖汇作一洼,倒映着大块浓重的铅云。而会场里的情况几乎和外面一样糟糕,被各式各样正装绑架的先生们——包括他自己和如今的数学界——恰如他谈笑过的那些中世纪贵妇,在双重鲸骨裙撑的箍缚下蠕动小腹,缓慢呼吸——也许语言学会再次作出她那个经典的沙丁鱼罐头的比喻,但物理学和物理本人都毫不在乎。

“经典分析方法和概率论的一些新联系……”今天的第一位演讲者已经结束了他的主体部分,物理只来得及听到一个收尾。他坐在倒数第三排的长椅上,仰头漫不经心地看着讲经堂时代残留在这个礼堂的一抹繁复幻影。

他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那三位目标,他们低声用俄语交谈着什么,胸前别着灿金的镰刀斧头——那是物理曾经听闻、却从未预备过要在这个场合看到的。最年长的、双目失明的那位,他见数学在信中提起过,是庞特里亚金;40岁出头的概率学家林尼克是“一片高大的交错着湛绿和金蓝的雪松,在少有的远离‘实验报告’的时候便打其中窜出些棕灰毛的小动物来”,另一位年轻的马尔科夫他没有印象——当然这是相对于老马尔科夫而言,据说这位小马尔科夫“对物理和物理学都深有体会”。

每一场讲演过后都有大约20分钟的时间供数学家们自由讨论,会场秩序稍微有些混乱。物理借机站起身来,向着他的目标悄悄靠过去。

“……物理学对纯数学界研究方向毫无章法的指手画脚是对人类理智最大的侮辱……”小马尔科夫以他极具穿透力的声音侃侃而谈,几位斯拉夫语系出身的数学家在旁边频频颔首。“我不得不说,纵使我曾从事、且还将继续从事物理行业,但我始终认为,纯数学家就如同宝石般不应沾染世俗的尘埃,并且要更多地关注数学的本质性问题。我恐怕不得不说这次数学家大会举行得比较失败,过半的访客都是化学家、物理学家乃至于其他学家,反倒不利于纯粹数学的发展……”

物理学家突然为自己的微型演说划下一个休止符,他眼神陡转,最终凝固在位于他身后五步半位置的物理身上。其他人随着马尔科夫转过身来,目光纷纷扫过红发的青年,像是不分左右的铁丝网后一盏盏探照灯。

“好极了,现在‘第一推动力’也来了。”人群中轻轻地冒出这么一声嗤笑。

“您见到过数学先生吗?”刚刚结束讲演的数学家靠过来问道。

“您为何没有与我们的科学一同出席?”这次发问的是一位英国数学家。

少许了解13年前那场变故来龙去脉的数学家都对事件本身三缄其口,而这发问恰好又被抛在绝不平静的湖中央,激起千层水波。物理只好被迫听着身边一知半解的人们对此事进行当事人看来极其荒谬的猜测。而小马尔科夫——唯三可能接触到数学本人的学者之一,倒也不打算出来澄清,任由物理被一帮由于可能永远见不到“他们智慧的化身”而充满斑斓情绪的数学家包围,更没有救他脱身的野望。物理学家只是观望罢了。

好在拓扑学家和概率学家及时赶来为物理解了围,将两人连拖带拽带到了会场边缘的休息室。但小马尔科夫和物理之间的气氛显然不那么缓和,甚至有向着绝对零度逼近的趋势。两张长沙发之间的空气维持在胶着状态下,只要开口就定避免不了尴尬这一第八艺术的诞生。

“恭喜你们造出了那两个铁疙瘩。”良久,物理硬邦邦地对小马尔科夫说。

“与时俱进的物理同志,容我提醒您这场恭贺已经迟到了8年之久,您开口时我还以为是说Sputnik那可爱的唱着歌的小家伙。”小马尔科夫语气中带了些圆滑地回敬物理。“这一切还得多亏数学先生,他的思维除了应付在‘实验证明’、‘实验报告’和‘物理学’上外,还保持着相当程度的活力和记忆力。”

“适可而止,马尔科夫。他不知道我们到底在说什么,就算我们大家都对一些事件不满,你也没必要迁怒到这份上。”庞特里亚金闭着眼开口了,“而且证明了跟踪我们的家伙不是KGB也不能被弯曲投影,你该感到欣慰才是。”

话是这么说,但拓扑学家还是从怀中掏出一个有些湿润的信封——物理不合时宜地想到毛边纸片充当的入场证明——上面字迹陌生的P字已经被水浸花,发散的墨水覆盖掉了旁侧的一半字母。物理拆开薄薄的信封,“看起来像某人给我的一个忠告。”

“如果您愿意这样理解,那么是的。”林尼克也从怀中摸出一个稍微厚一点的信封,封口写着物理和他都再熟悉不过的花体字迹,见物理一目十行过完了信件后快速复原薄信封并返还给庞特里亚金,于是他这么回答道,“这才是在P先生授意下‘真正’能够交给您的东西。”

不同于上次的迫不及待,这次物理迟迟没有去接,他伸出的那只手就地悬停,像是什么东西在他身上静止了。林尼克终于找到时间来观察这位素未谋面的青年,金丝边单框眼镜安静地悬挂在物理的鼻梁上,适巧遮住了它主人眼中常年跳跃的两团火焰之一。这火焰不经意往下一撇,便给佩在物理左手食指的银环镀上一层金属特有的冷冽光泽。他的拇指几乎是本能地摩挲着那个指环,纵使物理极力佯装平静,这个细微的动作也没能逃脱概率学家惯于估算和猜测的眼睛。

物理终于伸手接过那个厚信封,双方都长出一口气。还没等物理把自己的回信交给林尼克,侍者就不适时地摇铃,提醒他们下场讲演即将开始。

或许是长时间的沉默让双方都心怀愧疚,嘉丁在开始他关于偏微分算子的讲演后不久,庞特里亚金便传来了纸条以便交流。

“1950和1954年我没有收到数学的来信。”

庞特里亚金的回复也非常简短:“特殊时期,特殊处理。”

“他遭到过多少次政治上的麻烦?”

“麻烦不大,事情不小——确切地说,‘研究报告’太多,整个科学界事情不小。”这次应该是小马尔科夫的回复。随着回复还带上了一张数学难得的近照,似乎是摄于政治会议中途,背面甚至写着“1953.5.3.Moscow”。

一系列日常或者非日常的问题被投向概率学家、物理学家和拓扑学家。每多一分回答,物理就感到时空的曲率半径又增大了一分。到最后他的质心几乎全部集中在——如果这个比喻足够合理——心脏处,并且还在下坠,下坠,一直下坠。

随之而来的有些什么情感呢?物理说不上,他的文学素养可能是自然科学组中最差的一位。他只是感觉胸闷,只是有些溺水者的晕眩和肺泡的充血,只是——他只是想象,经典力学中完美的g加速度不以自身质量为由改变,即使他真的带着这么些负担坠下楼去,也不过是白白再验证一遍罢了。

终于他颤抖着,抛出了最后、也是他最恐惧的问题。

“那……他将向何处去?”

“1958年第二批,”概率学家的笔迹稍显迟疑,“是跟克罗契科先生一起离开的,从莫斯科直达北京的特快。我想P先生和他自己都认为待在那个国家能够得到比现在稍微好一点的处境,并且如果是‘数学’,回到自己的故土之一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不……不,是他‘将’向何处去?”

或者你们想让“他”向何处去?

纸条传过来的时候嘉丁的讲演已经进入了尾声,“很少有人通过有计划的努力……”

物理迫不及待地打开纸条。

“促进物理和数学间的联系……”

他当然知道戴森说过的这句话,他也当然了解小马尔科夫写下这句话的推动因。

“……而这应该是国际数学会议的主要议题之一。”嘉丁结束了他的讲演,礼貌性的掌声适时响起。物理透过人群看见物理学家在喧杂间隙回过头来,对他露出个以前只在文学脸上看到过的表情。

他的鼻翼耸起额前的川字为其充当最好的汇聚和发源又分出两条下撇的眼角权当支流唇形同时体现出向外撅起和向内收敛的迹象在下巴处造就了一块皱皱巴巴的沙丘通红的脸颊堆在鼻梁两侧忠实显出一副高原模样——

“物理和数学的联姻已经宣告结束。”

物理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等到庞特里亚金下午的讲演结束,怎样对三位数学家表示无论是出于私因还是他因的“最诚挚的谢意”,怎样回到留宿的旅店以最快的速度退掉位于跟踪对象楼下的房间怎样拎着行李在爱丁堡大街上淋着雨四处转悠又怎样被前来休假的地理小姐责备怎样被塞进她的私人汽车怎样安顿下来

他只记得回过神来的时候,壁炉中灼热如烫漆鲜红字母的火舌正好卷去了他无意识之间紧紧攥着的信封,抚触至他发青的指尖。纵使他手忙脚乱展开抢救,也只留存下胶片一角和信封上一个残缺不全的署名。

物理昏昏沉沉盯着焦黑底片上残留的一只手——小指上还套着一圈“可笑而资本主义式的”银环,也不知佩戴这般饰品在红色帝国是个什么样的罪名。他仰躺在扶手椅上,衬衫汗湿了黏着脊梁像一条不死的鱼或者是滑腻的蛇。雨持续浸润着这座大西洋以西的城市,物理缓缓松开手中过去的残片,吐出肺中最后一口气泡,沉入漆黑无梦的深海之中。

—fin—

感谢阅读。

哇哇哇这是坠吼的!没想到有生之年能看到科拟圈的本子!(悄咪咪许愿克苏鲁x)

756563172:

学科拟人中心合志《逐日者》开售啦!【请看宣图2p】

【请首页各位旁友转发推荐,最后有抽奖活动哦!TUT】

“夸父逐日,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山海经》


刊名:逐日者

形式:多图主文本

内容:学科拟人中心

分级:部分章目NC17

字数:正文120千

特典:文理徽章各一

价格:59 RMB

预售时间:7.29——8.28

预售链接:❤❤❤


主催:西瓜【乐乎ID:756563172 原ID:大一被动预习局解骨性结构】

文阵:西瓜 桃也【乐乎ID:@大一自觉复习环导海洋污染】

图阵:西瓜

GUEST:

文阵:@柯西的裤子 @Sakuya10  @黛山蓝浅  @西风漂流与鲸歌  @北回归线 

图阵:@毕方  @Ai;vm  @蘋果琛 @大型食肉动物

校对协力:@锦里与tiffany @鬼龙院皋月的女朋友


向以上成员及支持我们的亲友们予以诚挚的感谢!以及麻烦转发一下ww【土下座】你们的作品已经可以解禁啦~



【给没看过的旁友的Q&A】


Q:cp有哪些呢?

A:本人是博爱党,按英语史政数物化生地天这个思路走就没问题(前后不代表攻受),文中表现的明显的是:物数、生地生、物←化、地←天、音舞美贵圈乱,其余都可自由心证。


Q:正文120千是什么意思?

A:基于科普的目的和玩梗狂魔的特性,文中有很多注释,排除这些注释内容,正文是120千,包括GUEST的文,若只算西瓜和桃也的文,那么是105千以上。


Q:NC17的内容是?

A:是BL,再说就剧透了【?】,若不放心请私信。


Q:页数大概多少?

A:三百页左右,有二十六页为图。


Q:还会有二刷吗?

A:应该不会了,预售直接决定印刷数量,所以不要犹豫啦~


【重点来了↓】



如果【小蓝手加转发】数量超过200个,那么会抽一人在《克苏鲁神话》或《穿墙猫》【科幻】或《比目鱼》【国图书店盖章的诺贝尔文学奖作品】中任选一本!


如果热度超过300就加上罗生门 四本里可任选两本ww

(注意,同一人的转发加小蓝手也只算做一次,8月底随机数开奖&公示!)



最后感谢这些旁友!

@水蓝湾傻乎乎  @草咬子 @半世三川 @独行城 @可逆反应 @黄狸莲酱 【谢谢你的一直支持ww】@反应堆废料锆-95 【感谢一起唠嗑】 @一芥舟 @海晴空biology @冷露。试图正经起来。 @B.阿熵 @末色纸茶 @嫌犯T @知念_红A不存在的 @ZnSO4 @渐凉 @Arcanie @Rapheal_Styx @如下、 @量子跃迁  @葡萄大侠


“中医理论具有可证伪性”。

之前百度首页成天推荐什么“丈夫出轨小三竟对原配这样说”“中国人宣布没有电子”“你不得不知道的7种秒杀美帝的秘密武器”之流,我基本不看,所以内心一直很平稳。

万万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翻船?

这个人好意思说出科哲这两个字?

是我需要学习一个还是这个人需要提高姿势水平?

有时间具体分析,此文实乃神作!

顺便说一句,虽然我没有特别认真地读过波普尔,但看到他“三个世界”的理论,我就有了这样的心情(见图一)。

今天重温之前翻到的讲座,结果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x

关键在p2的那个“分了”😂一股浓浓的生活气息!

简单粗暴科拟相关问卷三十题

填填表顺便明确一下自家设定。

1.人类如何对待、认知拟人体?

对圈内人来讲是社会常态,基本上大学生都会对自己的那位专业略有耳闻,如果比较幸运还会遇到二级学科。

一般学科都会在自己圈子获得额外的尊重,但也会时常出现专业之间互怼的现象。

除了隐居的哲学暂时没有特例,因为大家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他了。

2.长生以外别的能力?

这个具体讲起来比较复杂,简化下来大约就是“取决于当时人对他们的认知”【当然是要看程度的】。譬如神学在中世纪盛行的时候,祂就具有一些符合《圣经》记载的典型能力。现在由于大部分人类对科学的信仰比较“虔诚”,按照唯物主义的观点他们不应该具有任何能力,因此现代的自然科学都不具有所谓“超能力”。【但也有例外,比如说机械决定论盛行的时代物理学就或多或少有一点预知判断的能力】【悄悄说一句,其实神学/宗教如果在清真地区还是可以持有别的能力的,比如说火狱……】

3.生理状况与常人的不同之处。

成长速度显著减缓,以世纪为单位。其他……倒是没有不同,也有诞育后代的能力,但后代都是普通人且生理特征与常人并无不同之处。

4.学科诞生的标志与生日。

主学科一般都是……公元前系列,一般以认知的开始或者学科史上重大事件的发生为标志。比如说数学的诞生标志由于过于久远而不详,但作为分支的数学分析就有具体的诞生日期(《原理》出版)。

如果能够考据就有生日,当然也不乏自定特殊日期为生日的,比如说每年的3月14日。

5.死亡标志和具体情况。

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学科死亡,可以说成死亡的情况一般分为“融合”和“转化”两种。

“融合”指学科之间内容体系高度相似而合并。比如在大航海时代之前语言学就分为几个主要的语系,是后来渐渐形成融合的。融合之后的学科具有被融合个体的所有记忆。【不是人格分裂!】

“转化”指新学科延续旧学科的质料,比如说炼金术和化学。

当然如果一门学科从根基上受到大部分内行人怀疑【比如说非欧几何与集合论】,会和普通人类一样出现病症,也会有生命迹象消失的情况。不过比起死亡,这个叫“假死”似乎更加恰当。

6.性别性向。

大部分学科认为人类的道德无法束缚他们,对很多事都放得开,性向是真的随便。而交往对象和炮友……大部分也很随便。按照人类的话来说是“对肉体出轨无所谓”,当然也不乏有反感这种事的拟人体和“洁身自好”的拟人体。

性别……男性女性无性别都有,无性别是字面意义上的无性别。

7.学科的分类。

在世界背景下主要是大分类,当然如果是在主学科背景下就是小分类了。一般大小分类不会同时出现。

8.特殊设定。

美学算是比较特殊的没有固定外形的一门学科吧……没有具体的外貌和性别,一切取决于观测者的个人兴趣爱好。而学科内部看到的美学一般基于祂的七大门类【顺带一提这个七大门类各自的设定也都非常赛艇,比如说戏剧失声,舞蹈学独腿……】,美学自己看自己……这还是个未解之谜。

设定主要基于“审美的主观性极其强烈”一点,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小细节不赘述。

9.入坑时间和目的。

从初三下半学期入坑,迄今一年半。

目的……以好玩为主 科(装)普(那啥)为辅顺带提高自己的学习激情和看书广泛度【突然想起最近买的很多书都没看完,有点心虚】

10.收获。

一堆有着共同语言的大佬!以及她们的花式科普和脑洞大大激发了自己的想象力和挖坑速度……

从学习的角度看的话,本来决定当一条数竞狗,结果入坑以后不久就转战物竞了,一年下来收获颇丰【别,写这段话的时候你物理作业还没写完明天就要交😂】也算是科拟让我爱上学习的一个例子吧。

11.科拟本命。

最喜欢的学科和最喜欢的自家人设都是数学!

原因……有着令人尊敬的足够长的历史,如今适用于几乎所有领域,一手为科学的量化打下基础,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视为理性的化身……一个(广义上的)理性主义者无法抗拒的魅力!详情请见不久后将会出炉的800(0)字暑假数学作业:作文《数学与我》。

从自家人设的角度来看……一个温和适度的人,以不彰显的骄傲镌刻骨血的人,完全的理性主义者,完善的自我信仰者,完美的师长,同道者,亲人,爱人,兄弟……详情请见不久后将会出炉的800(0)字暑假数学作业:作文《我与数学》,旨在与普通生活中的数学先生见上一面。

12.本命cp。

这个还用说吗2333当然是物理×数学了嘿嘿嘿

原因不长篇大论了,单举一个小细节,所有的物理书,物理资料,物理学史……上,都会出现不止一次“数学方法”“数学基础”“数学思想”“数学的重要性”等等,而几乎所有的物理学家都是数学家,杨振宁还说过“学物理的同学不要过于专注数学,因为数学太美妙,无法抵御它的诱惑”……

可以去知乎上看“数学系和物理系有什么区别”下的回答,也算是写日常向的素材了吧233

13.和普通人恋爱婚姻。

有有有!比较典型的一对是数学和希帕蒂亚……一个我男神一个我女神,简直配一脸!当然最后以be收场了,数学为此抱憾终生【说起来就很tm的气啊】

14.最喜欢的梗。

其实没有特别常用的梗,基本上是想到什么写什么……不过比较喜欢的一个场景是亚历山大图书馆内书籍被烧毁的时候不同人、不同学科的不同表现……非常能体现冲突吧大概。

还有一个是美学照镜子……emmm

今天暂时写到这里,我必须去做物理作业了,剩下的这两天有空补上。

大一被动预习局解骨性结构:


【站内转载随意 站外注明ID 不用特别问我啦】
其实没啥顺序啦……随便写 跳题也无所谓的


1.首先,你的世界观里科目们是被人类怎样对待,如何认知的,有特例吗?


2.除了长生以外,他们还有别的能力吗?


3.他们的生理状况和常人有何不同?【例如饮食 新陈代谢 成长等等】


4.你倾向以什么来作为学科诞生的标志,他们有生日的说法吗?


5.你倾向以什么来作为学科死亡的标志,他们死亡的具体情况是怎样的?


6.对于性别,性向,你是如何决定的?


7.你的学科分类是泛泛的,还是比较确细的【例如参见一级学科分类】,或者二者兼备?


8.试举出你的科拟设定里最特殊的一个学科,可能的话说明为何这样设定的原因,没有就过。


9.什么时候踏入科拟坑的呢?对你来说科拟的目的是?


10.从科拟中你收获最多的是?


11.你的本命是?【最多写两个】为什么会是Ta呢?


12.你的本命cp是?Ta们间的相处模式是?


13.你设定的学科们中有和普通人恋爱婚姻的情况吗?


14.你最喜欢的一个梗是?


15.你的科拟里你觉得最悲惨的是【角色 设定都可以】?


16.你是按语种进行分类的【例如语文英语日语】,还是以类似【语言学 汉语言文学】这样感觉分类的呢?为什么?


17.在科拟世界观的完善中,有没有特别打脸的事发生过?


18.对于学科的前身,你是怎么处理的?


19.如果按对人类发展前景的乐观悲观估计量化,在你已设定的学科里,前三倒三各是谁?


20.你吃的最冷的cp是?


21.你设定的最冷门的学科是?


22.觉得描写/描绘起来最苦手的是谁?


23.觉得描写/描绘起来最简单的是谁?


24.如果有性转,你的学科里和原先设定性格差别最大的是谁?


25.学科们的经济来源是?如不需要请说明原因。


26.他们被赋予了姓名吗?互相之间是怎么称呼的?如果有名字请说明来源。


27.如果作为朋友/情人/夫妻/师长,你觉得最适合你的学科分别是?


28.对于你的本命来说,Ta有无对饮食/衣着的偏好?最厌恶的是?


29.你设定的学科内,有亲缘关系的存在吗,具体是?


30.在设定中,你受影响最深的书为?【对的,明摆着求安利的一题www】


最后请随便说句感想~